首页| 决策| 关注| 廉政| 事故| 要闻| 聚焦| 法治| 视点| 科教| 纪实| 财经| 社会| 健康| 资讯| 文体| 环保| 质安| 民族| 军事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2021-04-06 10:47:15 来源: 中国新闻社 责任编辑:缪超 字体:

   瑞丽——与缅甸接壤的中国边境城市。这座城市因特殊位置与中缅边贸而繁华,过去也一直是防控登革热、基孔肯亚热等境外传染病输入的前沿。

  瑞丽漫长的边境线上遍布密林小道,使得打击偷越国边境以及防控境外疫情输入难度较大。当新冠肺炎爆发疫情并迅速蔓延全球后,瑞丽面临着巨大的防控境外疫情输入压力。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图为在中缅界河瑞丽江畔的守边人。缪超 摄

  自2020年4月起,为在边境筑起一道防控疫情的安全屏障,瑞丽投入大量人力,全天在一线轮流值守,时至今日已长达一年时间。近日,记者走访中缅边境瑞丽段,收集了一组中缅边境守边人的朋友圈和三个小故事,带大家瞧瞧他们的守边生活。

  先看看他们的朋友圈↓↓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这是一位90后宝妈,她从事会计工作,日常业务多且繁杂,孩子的爸爸也参守边。日常工作需要处理、孩子需要照顾陪伴、还要轮班值守边境,她希望自己能有分身术。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这是一位双胞胎爸爸,80后帅哥,幽默风趣,这是他刚参加守边时发的朋友圈,孩子十分懂事,爸爸也是满满的正能量和担当。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这对夫妻,丈夫是退役军人,多次作为志愿者陪着妻子到边境值守点支援守边,今年1月12日是他们结婚20周年的纪念日,这个特殊而有意义的纪念日,是在边境线上一起过的。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今年的1月10日是个星期天,这位参与守边的小哥哥早晨7点掀开温暖的被子,准备在边境上度过“假日”时光。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不只是周末,在元旦、春节……这一年的节假日对他们来说都是工作日,每一个人都默默坚守边境线,岁月不语。

  再听听他们的故事↓↓

  她:一个守边人的自述

  余贵萍在瑞丽市教体局工作,单位驻守的边境卡点地理条件相对较好,在平坦的田坝上,没有天然屏障,但这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条件,成为了防控境外疫情输入最艰巨的地段之一。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图为余贵萍一家人。 受访者供图

  余贵萍:

  我们单位64人(除了抽调其他单位、孕期、哺乳期和身体条件不允许人员),分4组每天安排16个同志分两班24小时轮流参与边境值守,白班8个女同志,晚班8个男同志。

  刚开始值守时正值隆冬时节,大家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驻守,没有水、没有电、伙食基本以泡面为主,后来我们逐渐盖起来活动板房,也接通了水电,也开始可以定盒饭、甚至配备炊具,自己动手午饭,我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为了严格执行瑞丽“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要求,我们的日常工作分成了3块,一是办公室日常事务,我负责单位党务工作,主要负责整个系统党建、党风廉政建设、关工委、工会、妇女儿童、群团、老干部和德育工作,从事过基层党务工作的应该知道这其中的份量和工作量;第二块是网格化日常巡查工作,网格分7组,主要配合社区开展日常爱国卫生运动、巡查、宣传和掌握社区人员流动情况;第三块工作就是守边,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严峻的挑战和艰巨的任务。

  很多家庭是双职工(我家就是)要执行命令又要兼顾家庭,孩子上学日常接送、老人的头疼脑热、二胎家庭养育,每一样都是必须面对生活挑战。

  但是,在这场持久战中,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是同事们一直保持的乐观主义精神,没有人因为个人原因和家庭琐事申请调班或换防,每个人都努力平衡着工作和生活。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图为瑞丽边境“独臂界务员”李洪刚。瑞丽市融媒体中心供图

  他:边境“独臂界务员”

  瑞丽畹町,一个中缅边境线上的小镇,滇缅公路就从这里出境。生于斯长于斯的李洪刚,是滇西抗战老兵李旺的儿子。抗战胜利后,李旺加入了垦荒队。当时,垦荒队除了发展农业生产的工作,还要承担维持边境稳定的责任。

  李洪刚受父亲影响,18岁就参加了民兵,跟着大伙担起了为国守土的责任,一边生产、一边巡逻。当时,年轻有为的李洪刚正是农机队的骨干力量。1972年,一次机械事故导致他的右手被截断,那段灰暗经历,让李洪刚感觉天都要塌了。

  一天傍晚,父亲带他重走了那条他再熟悉不过的边境线。望着淙淙的界河,父亲说道,“这条河的清澈也是靠鲜血换来的,我们已经老了,以后还能有人接替我们继续坚守住这里的安宁吗?”

  听完父亲的话语,看着两国边界的繁茂草木,他突然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就是当边界守护的“继承者”。不曾想,这一声允诺,便是44年坚守。他每天都要来回巡逻两三次,对这里的山川河流、界碑界桩、通外出口了如指掌。据粗略计算,李洪刚44年间,在中缅边境行走了4200余次,走过的巡逻路程累计长达35000公里。

  新冠肺炎发生后至今,古稀之年的李洪刚依旧每天行走在边境线上,防范着境外疫情输入。

中缅边境的守边人:疫情防控“持久战”中练就乐观精神

  图为守边小菜园。缪超 摄

  他们:开垦了一片“守边小菜园”

  4月2日凌晨,记者来到瑞丽芒令村贺弄渡口边境封控点。刚下车,目光所及是一片小菜园,园地边上竖着一块小牌子,上面“守边小菜园”的字样清晰可见。值守的尚兴波说,“这里离城比较远,所以我们就自己种了些菜,还养着鸡、鹅,自给自足。”

  他是来自瑞丽当地的一名公职人员。晚上在边境线值守,白天回到自己的本职岗位上。漆黑的夜里,沙滩上一堆篝火正默默窜着暗黄的火苗。

  4月的瑞丽正处旱雨季交替期,雨水迟迟未到。作为中缅界河的瑞丽江,水位下降明显,江面最窄处不足5米,撸起裤脚即可趟水过河。

  尚兴波说,水位下降后,他们就在沙滩上也设了一个观察点,视野比较开阔,能更好地观察河面的情况。

  虽然此时静悄悄的,有紧急事情发生的时候,却是一番惊心动魄的景象。就在前天(3月31日),有一群偷越国(边)境者从这里出境,被值守人员及时抓获。“凌晨6时,监控室值班员报警,有人在隔离栏上搭楼梯,我们立即前往处置。”那天,他们成功抓获了十名试图偷越国(边)境者。

  当前,境外疫情输入压力持续增大,瑞丽再次强化边境管控,共在边境上设置执勤点655个,投入党政军警民力量7400余人,全天在一线轮流值守。

  • 决策
  • 科教
  • 廉政
  • 事故
  • 纪实
  • 财经
  • 社会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对外合作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Copyright@2010-2017 安防观察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中安观安全防范技术研究院--安防观察编委会   京ICP备18002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