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决策| 关注| 廉政| 事故| 要闻| 聚焦| 法治| 视点| 科教| 纪实| 财经| 社会| 健康| 资讯| 文体| 环保| 质安| 民族| 军事

医美事故频出 谁来为“美”买单?

2021-04-06 11:13:47 来源: 蚌埠检察 责任编辑:王晗阳 字体:

医美事故频出 谁来为“美”买单?

  医美事故频出 谁来为“美”买单?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王晗阳

  “给你想要的改变”“你的美丽,自己做主”……近年来,在城市地铁站、公园、商业街等地,随处可见各类整形美容医院对消费者的美好承诺。广告中的模特或是轻轻微笑,或是用指尖轻触脸颊,仿佛只需轻点“支付”按键,美貌便唾手可得。不过,这些广告没有告诉消费者的是:整容有风险,爱美需谨慎。

  2020年5月,深圳女孩小丽瞒着父母到深圳南山松坪山的一家美容整形机构做整形手术,在麻醉过程中,小丽不幸心脏骤停,整形机构立即对她进行抢救,随后又送到公立医院进一步救治。尽管小丽最终保全性命,但是手术事故对她造成的伤害则是不可逆的。据了解,苏醒后小丽的智力水平降低到一岁,可能需要父母终身陪护。此事件中暴露出现今“野蛮生长”的医美机构存在的诸多问题,其背后巨大的利益同样滋生了诸多乱象,那么,发生类似医疗事故时,当事人该如何有效维权呢?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律师。

  事件

  爱美之“心”骤停女子智力降至一岁

  深圳女孩小丽现年31岁,为家中独女,原本长相姣好的她为了进一步追求完美,于2020年5月接受了深圳某美容整形机构的眼睑修复、隆鼻手术,不料却在麻醉后5分钟心脏骤停,几经抢救才得以脱险。

  小丽父母介绍,本次手术造成的后遗症十分严重,女儿经常会出现惊恐、尖叫等异常,甚至无法认出双亲,此外还伴随着一定的幻觉,总是觉得自己身上有蛇或者虫子。经鉴定,该事故导致小丽的身体出现六级伤残,目前的智力水平仅相当于一岁婴儿。医疗专家给小丽会诊后得出的结论为,她可能需要终身陪护。

  小丽并非第一个在该医疗机构手术室“心脏骤停”的人。据报道,2020年7月3号,黄女士曾在该医疗机构花费7万元进行抽脂手术,不料全身麻醉后,醒来却是在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医院给出的诊断书表明,黄女士进院时“心脏呼吸骤停”,后来因为心肺复苏按压,导致肋骨折断。此外,黄女士的心脏、肺部和肾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针对小丽的遭遇,深圳南山区卫生监督所稽查科负责人告诉媒体,事发后他们第一时间进行了介入调查,该整形机构证照合格,当时给小丽做手术的两名医生均具备行医资质,不过,其中一名外籍医生虽有证明,却未通过我国美容主诊医生的备案。该负责人表示,卫监所今年1月已经对该整形机构作出了“罚款2万,停业1个月”的行政处罚,涉事医生则被罚款5000元,停业6个月。但这样的处罚结果引发了网友的不满,普遍认为“处罚结果太轻了”。3月21日,深圳市南山区卫生健康局发布通报称:“已于2020年5月依法对涉事医疗美容机构和医生进行了立案查处,并对辖区同类机构开展了专项检查工作。目前,患者家属与该医疗美容机构在街道社区的调解下已进行多次商议,但尚未达成一致意见。”

  现象

  医美市场乱象多缺乏麻醉医生成突出问题

  当前,“医美”已经逐渐成为了新一代消费者青睐的对象,无论是“盖图章”的水光针,还是在脸上绘出“棋盘”的热玛吉,各式项目总有一款能抓住人们的爱美之心。

  《医疗美容管理办法》将医疗美容界定为,使用药物、手术、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式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修复和重塑。根据医美平台“更美”APP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2020年中国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975亿元,全球占比达17%,其中北京、上海以及成都在国内市场排名前三。

  多重因素推动了我国医美市场的爆炸性增长。首先,政策上从“放开”到“扶持”,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美容行业提供了机遇。以成都为例,2018年成都市政府印发了《成都市加快医疗美容行业发展支持政策》,明确提出从支持高端医美人才发展、支持医美项目引进建设等五个方面发力,将成都打造为全国领先的“医美之都”。

  其次,民众消费观念和消费能力的不断提升,使人们更愿意为“变美”投入金钱和精力。据艾瑞咨询调查数据,2020年,有约七成消费者在医美上的花费超过1万元,另外,据《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男性消费者的数量增长达到52.3%。医美正逐渐褪去“女性化”的标签,不少男性也成为医美的消费者。

  最后,针剂原材料价格的降低、光电类设备的更新升级等,一方面满足了众多消费者日益多元化的医美需求,另一方面,也促使医美项目价格向亲民化的方向发展,持续吸引着更多人群。

  不过,野蛮生长的医美市场背后,巨大的利益同样滋生了诸多乱象。“机构无资质”“非医务人员”“药物来源不明”等问题反映了该行业现状并非如表面般美好,像小丽、黄女士这样因医美麻醉致伤致残的悲剧便是其中的典型。

  麻醉学科是临床医学的一个分支,麻醉医师需要具有执业医师资格才可进行临床执业。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会长米卫东曾表示,按照人口比例,我国目前麻醉医师的缺口大约在二三十万人,可分配到医疗美容行业的医师数量更是不容乐观。

  谈及“医美麻醉”存在的问题,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教授黄宇光在2020年麻醉学术会议周开幕式上表示,多数非公立医美机构缺乏准入门槛,缺乏更多有经验的麻醉医生为医美手术患者保驾护航,如手术安全监护条件不达标等,是麻醉事故的主要原因。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麻醉与镇静镇痛分会会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教授姜虹表示:“目前很多民营医院尚未取得全麻资质,缺乏进行大手术的仪器和技术储备,甚至缺乏呼吸机,也没有专人、专柜、专处方保管的精神管制药物,这是医美麻醉面临的尴尬现状。”

  2018年,中国数据研究中心首次定义并指出了中国医美行业的“四黑”现象,包括“黑医生”“黑培训”“黑场所”以及“黑药品器械”。据其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我国医美行业非法执业者数量超过15万人,无资质认可的非法医美机构已超6万家,是正规诊所的4倍,一旦发成医疗事故,对消费者的身心及财产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

  说法

  当事人可选择调解、起诉等渠道维权时应注重证据收集

  那么,当遭遇“黑医美”酿成的飞来横祸时,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呢?来自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廖永钰接受了记者采访。

  廖永钰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或者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具体到小丽的遭遇,整形机构在手术过程中如果存在过错的,应当就小丽的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此外,该整形机构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当地相关部门还可进一步追究其行政责任。

  廖永钰说:“首先,当事人前期可与医院沟通协商,有的整形医院会选择赔偿或者免费修复。如果协商不成,可以到相关卫生行政部门去投诉、提出调解申请,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进行起诉。”

  四川鑫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兰锴告诉记者,当事人选择投诉协商的,可以将相关材料递交到医院专门的投诉科室(如医政科),要求对事故进行内部调查处理。医患双方可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若达成一致意见,双方签订书面协议,可以进行公证或律师见证,并报卫生行政部门备案。

  “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医患双方不愿意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也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调解申请。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接到申请后,可在当事人都同意的情况下组织双方进行协商。”兰锴说,“最后,当事人也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组织安排司法鉴定,并依据鉴定结论依法作出相应民事判决。”

  谈及上述救济方式的利弊,廖永钰表示,不论是与院方协商还是申请相关部门调解,都要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如果涉事机构拒不配合,那么通过这两个渠道取得的实际效果可能相当有限。不过,如果双方调解进展顺利,则当事人付出较小的精力即可拿到相应的赔偿。

  兰锴表示:“证据收集上,当事人应注意以下三个方面:就医事实证据,如病历、住院卡、缴费凭证等;损害后果证据,如前后对比的视频照片、证人证言等;损害赔偿证据,如出院证明书、医疗费发票、务工工资证明、残疾用具价格证明、交通费及住宿费发票等。”

  结语

  医疗机构接受处罚整改后尚有重新开张的可能,不过,因整容失败而错位的人生却再无法迈入正轨。

  相较于悲剧发生后的追悔莫及,消费者在选择医美机构与主诊医生时,有必要提前做好功课,比如通过国家卫健委官网查询其是否具备相应资质或者执业资格,通过国家裁判文书网查询其是否之前陷入过相关的法律纠纷等。唯有在五花八门的医美宣传前保持清醒的头脑,方可不辜负一颗爱美之心。

  • 决策
  • 科教
  • 廉政
  • 事故
  • 纪实
  • 财经
  • 社会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对外合作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Copyright@2010-2017 安防观察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中安观安全防范技术研究院--安防观察编委会   京ICP备18002266号